江海晚报网新闻中心

除夕夜,发生在通大附院急诊抢救室里的一幕,看哭了网友

忙碌,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个常态词;

过节,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个稀缺词。

除夕夜,通大附院上演了一段120分钟的深情等待。主人公是一对护士夫妇,男方是该院急诊护士袁明军,女方是该院神经内科护士许晓娟。

我们的讲述就从新年钟声敲响那一刻开始——

时间:2019.2.5 0:02 地点:急诊抢救室

除夕夜,袁明军小夜班,他是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急诊抢救组的组长,负责整个抢救中心的总指挥和总调度,这是他工作的第8个年头,第5次在医院过年。在来来往往的救治病患眼里,相比医生群体,对护士的印象常常是模糊又模糊。

时间: 凌晨0:10 地点:急诊抢救室

新年钟声夹杂着120呼啸的刺耳鸣笛,一次次划破了长夜,从基层医院转运而来的危重病人一个接着一个,急诊抢救中心完全处于“战时状态”。

时间:凌晨0:20 地点:急诊抢救中心

来接班了就是来“救星”了,这是圈里的一句自我安慰的话。大夜班的抢救组组长张亚云提前了一些赶到了抢救室,她想着让其他的小伙伴能早点下班,但显然这个心愿是一种美好的“希冀”。她和袁明军的交班过程中,一些立刻实施的急救让他们数度先放下交接班。

 

时间:凌晨 0:40 地点:神经内科二病区

而在通大附院神经内科二病区,袁明军的爱人许晓娟完成最后一个病人治疗后,与大夜班护士完成了交接,当日神经内科二病区共有留院患者43名,其中危重患者10名。

时间:凌晨 0:50 地点:神经内科二病区

尽管一夜在病房的奔波,但此刻的她很是兴奋。她匆匆摘下护士帽,赶往急诊室与爱人袁明军会合,下了班他们要赶夜路回如东老家见孩子和双老,傍晚还要赶来上大夜班。晓娟看来,见到了孩子和双亲才算过了年!

时间:凌晨 01:05 地点:急诊抢救室

晓娟见到了她盼望着见的夫君,脸上情不自禁地散发着喜悦。然而近在咫尺,明军却根本无暇与晓娟说上话,他在张罗着一个危重患者家属的请求。喜悦在瞬间从晓娟的脸上消失了,她知道接下来将是一个长长的等待。

时间:凌晨 01:30 地点:急诊抢救室

时钟一点点划过,站在抢救室外近半个小时的晓娟还是忍不住走到门口探头看看,里面的病人处置得怎样了,明军该能下班了吧?

时间: 凌晨01:35 地点:急诊抢救室

其实这不是晓娟第一次站在抢救室外的等待,但今天这样一个除夕日子,晓娟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淌了下来,偷偷地抹着眼泪。

时间: 凌晨01:40 地点:急诊抢救室

突然抢救室的门开了,明军的出现让晓娟破涕为笑,然而这又是一个匆匆地相视,明军转身又消失在抢救室里。

时间: 凌晨01:42 地点:急诊抢救大厅

危重病人继续接二连三地送进抢救室,下班显然是一种“奢望”,晓娟默默地走到在50米开外的家属等待区坐下,她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。

时间: 凌晨02:02 地点:急诊抢救大厅

终于,凌晨2点许,袁明军交接好手中的工作、把特别棘手的危重病人安置基本妥当,他洗手脱帽离开,离开时他又和大夜班的小伙伴叮嘱了几句。

时间: 凌晨02:03 地点:急诊抢救大厅

就当袁明军出现的那一刻,“望眼欲穿”的晓娟第一时间地站了起来,迎了上去。她们俩的背影终于合上了!

时间: 凌晨 02:05 地点:急诊抢救大厅

透过急诊值班室半掩的门,晓娟单手撑住腰,凌晨二点了,在病房奔跑了一夜,疲惫袭来。然而再疲惫,马上就可以回家了,马上就可以见到双亲和孩子了,当小两口打开门的那瞬间剩下的只有幸福和喜悦。

再深的夜也要回家,再远的路也要回家。

夜很深,也很美。

鲜有人知的是

除夕夜正好是袁明军的生日!

此刻,一切好圆满!

通讯员 施琳玲 记者 冯启榕

分享按钮